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丹青妙笔

爱你,才会尽说你的缺点,我的中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欢迎讨论,也欢迎转载,但请注明出处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回忆一张照片 2009-03-28  

2009-03-28 17:03:4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黔桂印象

 2005.8.11

 回忆一张照片  2009-03-28 - Scott - 香烟人生

飞机回到浦东机场的时候,空气忽然紧张了起来,灯火连天,车水马龙,萦绕在耳边的婉转山歌顿时被四周快速的节奏击碎,随着托运行李中的苗寨面具一起散落到了金碧辉煌的机场大厅里。

两种不同的美相互撞击的结果,只能用残酷形容。

汽车行驶在平坦的机场高速上,我的内心却感到了颠簸,似乎仍然停留在西南的蜿蜒山路上。黔桂的山多水多,一座座挺拔的峻峰上流淌着甘甜的山泉,犹如母亲的乳汁哺育了两省的人们。高山能够孕育豪爽,河水可以滋养灵性,所以这大山深处的村庄寨屯,当仁不让地成为了远离喧嚣世界的桃源胜地。

寻访每一个村寨,迈上每一级石阶,都能够非常强烈地感受到一种文明在召唤。深入大山的现代人们,会很轻易地被这种美妙的感觉所俘虏,情不自禁地卸下身上和心头的包袱,跃上石阶,跳入泉水,就像疲惫了多年又重新回到母亲的怀中一样,坦然、肆意。这沐浴了苗家姑娘身体、梳洗过瑶族女孩长发的山泉水,从绽放着山歌的顶峰流淌到游客的脚边,显得愈加晶莹剔透,并通过穿梭的小鱼儿来显示自己旺盛的生命力。这种美,如此令人震撼,能够激发人们内心对美、对生命最原始的诉求。

“唱山歌咧——,这边唱来那边和……”一曲嘹亮动听的歌声划过天空,穿越了高山树林之后进入了大家的耳朵。“怎么没有人跟我对歌?”导游是一位苗族女孩,身材娇小玲珑,又不失爽朗泼辣。

——“为什么没有人和我对歌?”

——“因为这是天籁之音。”

几分钟后,众人的歌声传遍了山间,一波高过一波。是的,要想在这山水之间尽兴,只能褪去所有的伪装,把最真实的自己交还给大自然。我们的身体都经过了河水的洗涤,为什么灵魂不可以呢?

回忆一张照片  2009-03-28 - Scott - 香烟人生

抬头望去,龙胜山寨就在山顶上那云雾缭绕的地方。汽车无法通行,只能依靠双脚来找寻远处的仙境。大自然的魅力是人类永远无法模仿、更无法征服的,如果把这么长的山路换算成五十层的高楼,纵使沿途风光秀丽,我相信也不会有人愿意去攀登。

一轮明亮的月亮和满天的星星下面,远处的山坡上隐现着一簇簇壮寨建筑群,这些纯木质吊脚楼的背后,就是规模和落差都十分巨大的龙脊梯田。顺着崎岖而整饬的石阶向山上行走的路途中,所过之处皆风景,可以不时地遇到成群的萤火虫在前方引路,听到各种不知名的动物的叫声,还会迎面走来背着背篓、扎着头巾的壮族年轻妇女。眼前的灯光稀稀落落,身后是一望无际的墨绿背景,脚下有溪水潺潺地流着,有清凉的微风扑面而来,这一切,让风尘仆仆的我们瞬间没有了疲惫。踏着山路的双脚,因为沉溺于这种美景而行变得忘我,不知劳累。

宾馆就在快到山顶的地方,距离很远就可以看见它朴实的木质吊脚楼外形,以及门前两个风韵无限的灯笼。灯笼下是一片可以欣赏山景的小空地,在这个微风拂面的夜里,一些金发的异国游客长时地聚集于此,久久不肯散去。

夜里油灯下迷离的山路,清晨薄雾里隐现的梯田,都是让人振奋的景致。当我们登上顶峰,俯视山腰上的吊脚楼和山谷里的梯田时,不得不感慨人类美和自然美的统一:大山和溪水以非常宽广的心胸与壮家人生活在一起,把圆形的梯田和滚动的水车当作项链和戒指带在身上,和谐的感觉弥漫在山间,从背着背篓安静行走的壮家妇女身上,从吊角楼下竹筒引取的溪水里,都可以非常强烈地感受到。

宾馆客厅的一根木柱上挂着一本意见册,上面留下了各种语言的手记,其中一位来自荷兰的游客写道:“…very nice hotel, very good shower…”为什么他会对这里的淋浴感兴趣,我是有着切身体会的:因为这里的生活用水完全取自山泉水,其清爽宜人的感觉有点超乎想象。前一天晚上洗澡的时候,我用清水冲去身上的肥皂沫(非常普通的香皂,仅仅洗去了身上的汗渍),竟然惊喜地发现,不论怎样冲洗和擦拭,身上总是非常光滑湿润——好像人类制造沐浴露就是为了追求这种效果。但是很显然,在从人造世界返回大自然的过程中,我们被一种人类无法企及的伟大力量征服了。

大自然,就这样以浸淫的方式,洗净游客身上所有的烦恼。

 回忆一张照片  2009-03-28 - Scott - 香烟人生

 

上海的街头飘着香水味,皮肤白皙衣着时尚的女孩们像小鱼一样从我的身边穿过,偶尔撞我几下,身上的脂粉散落在我内心的水面上,激起一层浅浅的波纹,倒影中那个同样白皙的女孩的笑脸,随着波纹隐约浮现。

首先是一双剔透的眼睛和一副洁白的牙齿。苗家人没有见过摩天大楼,所以目光可以一览无余,看懂河流看穿大山。手中的照片上,一位苗族大嫂手中的荷包随风飘动,从她的笑容里可以感觉到泉水的清澈。还有一位苗家小姑娘,站在我的身边欢快地笑着,不论目光还是牙齿都一尘不染。

她也一样。在水中冲浪了四个小时,没有香水没有脂粉也没有华裳,我敢肯定,这种美是无法洗去的,是上帝赐予的。我们面对面坐在双人橡皮艇上,随流水向前飘动,然后从十米高度的瀑布上飞速滑落下来。

先是一声清脆的尖叫,然后是一连串的笑,就像银锤一样在她水晶般的目光和牙齿上敲出一种旋律。

“——叫出来才会有感觉呢!”她看着我,带着一点点的责备和期盼。

——差一点忘了,我必须褪去所有的伪装,让灵魂和身体一起经受大自然的洗礼。

“——你叫什么名字?”她看着我,露齿而笑。

我告诉了她,但是以一种圣洁的方式,因为我们彼此都没有留下联系方式。美,就这样在内心中在距离中在怀想中被无限放大。

“如果你穿上苗族的礼服,一定会美极了。”我说,说的时候她用力地撑了一下船。在一处水流湍急的地方,小船翻了,我们跌落水中。我看见她挣扎几下,喝下了几口水。等我把她抱起来的时候,她却很快地抹去脸上的水,冲着我笑。

这是一段怎样的旅程啊,我简直无法用拙劣的文字来玷污这山、这水和人。她看着我,唱起了苗族的山歌,歌声,流水声,还有初入苗寨时那两个牛角的米酒,一起灌醉了我。一路上我都在非常仔细地欣赏她,包括她的皮肤、目光和牙齿,因为我也一直在以同样的方式欣赏着贵州的山和水。

对河水来说,胭脂粉黛是一种渲染还是一种污染,我说不清楚,但是我由此得出了一个结论:一种美和另一种美不能对撞,只能遥望。

进入苗寨的时候,从山下走进大门,再从大门走进广场,这个道路中站满了手中端着米酒的苗家女子。我一口一口地喝下去,总共喝下两个牛角的量,满脸通红。这就是苗家人给我的最深印象,让我从心里喜爱和迷恋这个母系的民族。苗族的妇女们穿着节日的盛装迎接我们,在市集广场上表演舞蹈,一些她们看来百无聊赖的细节,让我久久地凝神注目,不能释怀。

但是也许,更多的原因在于前一天那个穿着白色休闲体恤的苗家少女。

(这是她留给我的唯一的照片)

回忆一张照片  2009-03-28 - Scott - 香烟人生

 

漓江之行,就是即将离别之行。这美丽的漓江啊,我不知道为什么,在我的心里真的不如因她而美的贵州。杉木河漂流已经过去四天了,可我好像仍然可以听到欢快的苗家歌声,甚至可以在甲板上看见那个穿着白色休闲体恤的身影。岸边的水牛在低头喝水,又不时地抬头远望,在我看来,那竟是一种送别的姿势。

游船顺着漓江在桂林穿城而过,我的心情被渐渐地遗忘在两岸。我不知道此行自己能够带走什么,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够留下什么。我用相机疯狂地抓拍眼前的景色,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够把翻过去的日子重新找回来。

当我飞回浦东机场的时候,才猛然发现,自己的心被留下了,没有跟随自己回来。我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再次前往这两个地方,但是我的心情会一直留恋那里,就像美丽的苗族姑娘在山歌中唱的那样:“……阿哥你看阿妹来,一定要从梦中来……”

我把从苗寨带回来的绣花挎包和竹制面具挂在了电脑桌的对面。也许会有装饰专家否定这种做法,但是我相信这就是一种美,并且,这个信念在我从外滩散步回来以后变得更加坚定。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